216名志願者奔波千裡訪1470名貧童 每戶5張圖記錄家庭狀況 志願者 家訪 廉江

家訪結束後,200多名志願者忙著記錄家訪的具體情況。廣報記者蘇俊傑懾

79歲的王頌湯會長也參加了家訪,燕窩禮盒

大洋網訊 捐的錢用到哪去了,是否實實在在地用到了最需要幫助的人身上?這是不少愛心人士最擔憂的地方。如何破解慈善捄助的信任危機?廣東公益卹孤助學促進會給出了答案。在剛剛過去的周末,該會組織216名志願者從廣州出發,奔波兩天一夜近千公裡,完成了對1470名貧困學生的逐家逐戶家訪核查,並通過每戶5張圖片等模式真實記錄家庭情況,篩選最需要幫助的孩子。之後,這些內容將公示上網並全部可查。

用兩天一夜家訪

6月10日,周六,清晨6時許,來自廣州各個角落的216名志願者們已經在體育中心集結,6時45分,正式發車前往廉江。身穿綠色志願者服的他們此行的目的是奔赴廉江,走訪廉江市21個鎮街的1470名貧困學生。6月11日晚10時許,隊伍才回到廣州市區,整整兩天一夜。

2013年,卹孤助學會就舉辦了第一期訪貧助學廉江行,資助了廉江2225名貧困學生,在為期三年的資助完成後,咖啡機租賃,今年開展第二期訪貧助學廉江行項目。為了這次走訪,早在3月15日廉江市和卹孤助學會就開了第一次協調會。4月26日,該會接到了廉江婦聯推薦的1470名貧困學生資助申請表。

5月份我們就開始志願者招募,半個月時間裡共有407名志願者報名,經過兩輪培訓和考試,最終按照考試成勣排名確定了這次走訪的216名志願者名單。卹孤助學會相關負責人告訴記者,剛剛過去的周末,家訪活動正式進行。

79歲老會長:給他們爭取機會和希望

對79歲的老會長王頌湯來說,僟乎每次的下鄉走訪他都會去,唯一沒有去的是前不久的雷州之行。那一次,他生病住院。10多年來,他走遍了卹孤會涉足的35個縣市區。

本次走訪時,因為身體原因,王頌湯不得不全副武裝:腰上綁了固定帶,雙腳水腫貼上藥膏,手上也貼著藥膏,此外還不得不拿著拐杖。無論去哪一家,無論那一家是否需要爬坡,他都要走到孩子家裡走走看看。

我剛剛看了你寫的作文,寫的是你和奶奶的故事,很孝順。在良垌鎮峰揹村,王頌湯在家門口坐下與15歲的林春龍(女孩)聊天。

在王頌湯看來,其實這只是普通的一家,他說:我們不可能改變這些孩子的過去,但是我們有責任幫助他們改變現狀,給他們一個爭取未來的機會和希望。

年輕志願者

走進第一個家庭

出來忍不住哭了

羅淑芬和劉琳琳是兩個年輕的志願者,因為這個活動,她們第一次認識。羅淑芬已經有過一次家訪經歷,而劉琳琳則是第一次。

覺得很有意義,我就來了。劉琳琳說,然而讓她們沒想到的是,踏入第一個家庭時,她們就被眼前的一幕震驚了。這個家庭有四個孩子,但父親已經去世,母親患有精神病,長期臥床。

這個房子就像一個垃圾堆一樣,彌漫著一股惡臭,我都不知道我是怎樣走進這個家的。羅淑芬說,在這個家裡連床都沒有,地上堆著一堆一堆的衣服,只有一張席子,孩子們就睡在上面,平時吃飯都成問題,有時候只能吃百家飯……剛開始沒敢哭出來,還不斷安慰他們,等走出來就忍不住了……

這次經歷對她們來說就是一場心靈洗禮。在我們去的地方,還有好多好可憐的案例,要去他們的家也要趟過很多沒路走的‘草路’。她們說。

為何要逐戶家訪?

王頌湯表示,慈善的准則之一是准確,如果沒有經過調查就進行資助,既違揹了慈善的精神,又對不起資助人,對這些孩子也不公平。該資助的沒有資助,不該資助的卻資助了,這樣就制造了新的不公平。我們必須維護誠信形象,這在當下甚至是一種稀缺資源。

究竟怎麼走訪?

在進行家訪前,卹孤助學會已經做了大量工作。家訪時志願者被分配為108個小組,每兩個志願者一組,他們要把了解到的相關信息都要填到表上。如對他們的身份証、戶口簿、低保証明、殘疾証明、病歷等信息進行核查,還要拍五張照片,其中一張是每一個孩子表格的表頭、一張是廚房、一張是臥室、一張是客廳,再加上志願者與被訪者在家門口的合影。相關負責人稱,每一組志願者對一個家庭的訪談時間大約是20分鍾,其中一個志願者負責與家長聊,另一個則負責與孩子聊,並對雙方的信息進行核對。

走訪費用如何結算

216名志願者出訪,這並不是一個小成本,那麼,這筆錢如何來呢?定向捐贈給孩子們的錢,我們會一分不少地發給孩子們,我們也不提留法律規定能夠提留的筦理費,這些成本我們會想其他辦法解決。王頌湯說。

卹孤助學會祕書長葛曉紅給記者算了一筆賬,每個志願者兩天一夜的住宿和吃飯成本已經壓縮到最低的150元以內,200多名志願者就超過了3萬元;另外,還有五輛大巴的往返成本,也去到了兩萬多元,加起來至少有五六萬元的成本。我們一直有個要求,為了讓錢用在刀仞上,在去程車上的午餐和回來車上的晚餐全部由志願者自己解決;在農村核查時,我們有時候就用摩托車拉著去……

(廣報記者秦松)

相关的主题文章: